• <source id="ey2cw"><button id="ey2cw"></button></source>
  • <small id="ey2cw"><kbd id="ey2cw"></kbd></small>
    手機看新聞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湘潭新聞在線,湘潭權威新聞媒體!
     

    實時·準確·聚焦

    當前位置:主頁 > 國內快訊 >

    江西落馬官員頻涉“雅腐” 商人甘當“移動刷卡機”

    2016-06-14 12:02 | 來源:湘潭新聞網 | 人氣:1 | 評論

    貪官變身“藝術大師”高價賣作品斂財

    近日,江西峽江縣原縣委書記宋銅腐敗案被披露,其因受賄1600多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宋銅所收受的賄賂中,購壺款就達1200余萬元,紀檢部門查獲的紫砂壺多達兩三百把。辦案人員告訴《經濟參考報》,宋銅最為青睞江蘇宜興紫砂壺,他常常借出差機會光顧宜興,前往大師工作室“淘寶”,商人則成為他的“移動刷卡機”。

    記者采訪發現,在江西,從曾任江西省委書記的蘇榮,到一些地方縣(市、區)一級官員,都能找到“雅腐”的蹤跡。從全國其他地方披露的案件來看,類似的“雅腐”現象也屢見不鮮。行賄者和受賄者為達成“雅腐”煞費苦心,更為“高明”的腐敗官員則干脆將自己包裝成“大師”,通過高價出售作品來斂財。

    “雅腐”催生畸形藝術品市場

    瓷器是景德鎮的名片,然而,受蘇榮等腐敗官員的影響,江西官場一度讓瓷器與腐敗緊密相連,甚至催生出以“大師瓷”為代表的畸形藝術品市場。

    據辦案人員透露,蘇榮妻子于麗芳曾長期在景德鎮拜師學畫并設立個人工作室,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就通過這一工作室,向她贈送大量價值不菲的藝術大師陶瓷作品,為權錢交易披上“藝術外衣”。

    蘇榮、于麗芳夫婦的行徑讓“雅賄”的方式一度風行,而貪腐官員所收受的藝術品種類繁多,包括瓷板畫、紫砂壺、根雕、美玉等。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江西調查發現,與宋銅一樣,對藝術品青睞有加的腐敗官員并非個例。如已落馬的原江西省交通廳副廳長鄧經國對“大師”瓷板畫、瓷瓶情有獨鐘。商人龔某聽說鄧經國特別喜歡某大師的瓷板畫后,立即以35萬元買下其創作的一幅瓷板畫送到鄧經國家中。

    2013年7月,隨著反腐力度加大,鄧經國擔心被查處,陸續退還了一批瓷器,但由于數量較多,難以分清各個瓷器的主人,退還時常常出錯。

    據了解,前些年景德鎮高端藝術陶瓷市場非正常升溫。“‘大師瓷’銷售過熱背后,其實是腐敗催生的畸形市場現象。”景德鎮市委一位干部告訴記者,位于景德鎮市委前的蓮社北路是當地最有名的“大師瓷一條街”,但十八大以后,這里30%至40%的門店已關門停業,至今仍十分冷清。

    景德鎮市地稅局統計顯示,2014年共入庫陶瓷名人所得稅107.8萬元,同比減少459.1萬元,下降了80.98%。

    在江西以外的其他省市,也時有官員栽倒在“雅好”上。據公開披露的案情顯示,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作為“攝影家”,在被調查期間,從家中搜出價值高昂的攝影器材;喜歡玉石的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玉石就成了找他辦事的“敲門磚”;廣西賀州市原副市長毛紹烈,長期沉迷于收藏奇石的奢侈“雅好”,僅買“黃龍玉”便花費數百萬元。

    王柯武曾在江蘇省基層紀檢監察工作多年,并長期關注“雅腐”現象。“‘雅賄’交易的隱蔽性,成為官員權錢交易的‘遮羞布’。一些官員自封高雅,不收現金,只收古玩字畫,這樣禮品不僅低調隱蔽且‘含金量’十足,它們的價格甚至遠遠超過一套房產,且升值潛力巨大,導致貪官們對‘雅賄’情有獨鐘。”他說。

     收受賄伎倆花樣百出

    與宋銅赤裸裸的腐敗手法不同,更多的行賄者和受賄者為了達到“雅腐”目的,可謂煞費苦心。

    一些不法商人在向鄧經國行賄時,專挑他的生日及其兒子結婚日、孫子的滿月日送禮。

    2005年,鄧經國在任職江西公路公司總經理時,與南昌德生房地產公司總經理程某相識,并保持情人關系。期間,鄧經國專門幫她承接了江西公路公司“科研測試基地”項目多個工程,程某為感謝鄧經國的幫助,除了送他現金180萬元,還以祝賀其生日名義送的雄鷹展翅造型金擺件一尊。

    2011年9月、2012年3月,程某分別以鄧某(鄧經國的兒子)結婚賀禮名義送的100克金條一根;以祝賀其孫子滿月名義送其家人1萬元現金。

    而做煤矸石生意的商人黃志德為感謝原景德鎮樂平礦務局局長樊飛的“關照”,在送現金遭拒絕后,也打起了“雅賄”的主意。

    黃志德做煤矸石生意期間,通過樊飛的關系給景德鎮礦務局涌山煤礦礦長打招呼分得煤矸石指標。2012年春節前,為了感謝樊飛的照顧和以后可以多分得些指標,他本來打算送給樊飛2萬元現金,但是樊飛不肯收下。“我知道樊飛個人比較喜歡根雕類的東西,就花了2萬元在福建武夷山買了一個紅豆杉觀音,沒有發票,在向樊飛要到他家的地址后,通過物流把東西送到了他南昌恒貿的家。”黃志德后來證實。

    2013年4月,黃志德又花了3萬元從在上饒做煤炭生意的邱亨龍那里買了一套紅豆杉茶具。他知道樊飛喜歡喝茶,后來就通過物流把茶具送到了樊飛家中。

    景德鎮市花苑房地產開發公司董事長俞家平也曾送給樊飛一個徐亞鳳畫的“花開富貴”瓷瓶和一塊張松茂畫的粉彩山水瓷盤。經景德鎮市價格認證中心鑒定,徐亞鳳畫的“花開富貴”瓷瓶價值5萬元,張松茂畫的粉彩山水瓷盤價值16萬元。

    俞家平的一句話道出了不少行賄者的心聲:樊飛是礦務局局長,又是一把手,手中肯定有些資源,我送瓷器給他也是為了加深感情,看他以后能不能給予方便和照顧。

    更為“高明”的腐敗官員則干脆將自己包裝成“大師”,“生蛋”斂財。2015年2月,中紀委宣布,給予江西省政協副主席許愛民開除黨籍處分,取消其副省級待遇,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據通報,其嚴重違紀問題中,“弄虛作假,騙取‘中國陶瓷藝術大師稱號’榮譽”赫然在列。而2015年1月,同樣擁有“大師”稱號的景德鎮陶瓷學院原黨委書記馮林華,也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

    據知情人士透露,許愛民騙取“大師”稱號是為了讓自己的作品“賣”出高價;而馮林華則試圖在“大師”的光環下通過大量創作陶器“作品”,在“賣出”高價之時,還洗白受賄錢款。

    “以一塊三尺六的瓷板畫為例,一般畫師的作品售價在四五千元,而擁有‘大師’頭銜者的作品,售價可達四五十萬元,價格懸殊高達百倍。”景德鎮藝術瓷領域一位業內人士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

      手法隱蔽加大治理難度

    雖然披上了藝術外衣,但骯臟的權錢交易關系仍昭然若揭。官員在收受老板們“買單”的藝術品后,往往將原則、底線拋在一邊,利用權力大肆為他們牟利。

    江西一家鋁業公司法定代表人吳某某曾花費118萬元,為宋銅購買了5把紫砂壺,但他此后獲得的回報遠勝于付出。2012年,在宋銅的關照下,這家公司成功申報再生資源綜合利用項目,并獲得1000萬元項目資金。

    而在蘇榮案中,于麗芳在大搞“雅腐”之后,利用特殊身份變身“權力掮客”,干預選人用人、插手國企改制、染指項目運營。

    “雅腐”效應之下,蘇榮主政時期,江西某地級市經濟發展長年落后,當地部分官員卻仕途順利,甚至“火箭提拔”。其中,這一地級市的一任市委書記在被平調至省里重要崗位僅一年多后,又升任為副省級領導。

    蘇榮夫婦的做法,在江西造成極為惡劣的示范傳導效益。當地一些商人認為,企業實力強、產品質量好不如搞掂“于大姐”;一些干部則放膽建立“政商聯盟”。

    專家認為,由于相關紀律條例和法律條文的缺失,辦案人員對“雅賄”的取證還存在難度,懲處常常無法可依,致使一些腐敗官員鉆法律法規空子,故意混淆“正常愛好”與“收受賄賂”的界線。同時,由于“雅賄”涉及的物品如字畫、瓷器等價格難以估算,題字潤筆費更容易與勞務報酬相混淆,難以認定受賄情節,為腐敗分子逃避查處提供了可能性。

    “許多藝術品真偽難定,且價格隨市場波動較大。比如,一些名人作品可能當時價格很低,但過幾年價格飆升。因此,這使得在認定‘雅腐’官員受賄罪行時存在不少困難。”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認為,“雅腐”往往手法隱蔽,治理仍存在很大難度,為了堵塞官員“雅腐”通道,可以引入第三方中介機構對他們收受的藝術品進行鑒定評估,并進一步完善領導干部個人事項報告制度。

    “可以設定一個價格標準,要求官員像登記房產一樣登記個人的貴重物品,并對物品進行描述,寫清來源、價格等,方便有據可查。”莊德水說,在引入第三方中介機構對受賄贓物鑒定評估之外,可以從制約領導干部權力入手,加強監督,讓“權力的歸權力,愛好的歸愛好,不應以權力謀愛好。”(胡錦武 賴星)

    (責任編輯:admin)
    相關閱讀
  • <source id="ey2cw"><button id="ey2cw"></button></source>
  • <small id="ey2cw"><kbd id="ey2cw"></kbd></small>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精品蜜桃亚洲,一本大道东京热无码一区,中文字幕制服丝袜第57页,国产av国片精品有毛